熱點新聞:我市召開全市經濟工作暨項目建設推進會議    趙長富會見吉林省通用機械有限責任公司客人    市委辦公室舉行學習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專題輔導報告會    卧龍泉鎮錢家河村:利用自然資源 發展特色産業    大石橋市今年完成土地确權面積40多萬畝    
搜索:
    首頁  丨營口新聞縣區新聞營口民生受權發布政風行風微博聯播熱點聚焦國内國際圖片報道熱評 在線投稿:yknews@sina.com
   營口新聞網首頁 >>新聞>>國内> 正文
本土科技期刊距世界一流還有多遠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2019年09月09日 14:46
複制網址 打印

  多年前,陳發虎擔任蘭州大學副校長時,定下一個規則:凡是在《中國科學》上刊發論文者,可享受在國際一流期刊發文的相應獎勵。很快,優質稿源紛至沓來,“不愁稿源”一度成為這家本土科技刊物的代名詞。

  “要打造世界一流科技期刊,首先要改變的就是評價體系!”前不久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等媒體集體采訪時,陳發虎再次提及往事,如今已是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長的他認為,鼓勵最好的學術文章發表在本土刊物上,就應該從評價導向“下手”。

  今年8月,中國科協、中宣部、教育部、科技部聯合印發《關于深化改革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見》(以下稱《意見》),明确提出我國打造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目标:“到2035年,我國科技期刊綜合實力躍居世界第一方陣,建成一批具有國際競争力的品牌期刊和若幹出版集團……”

  世界一流,本土科技期刊究竟還差什麼?四部門再次發力,中國科技期刊又當如何補短闆?如陳發虎所問,英國人有《自然》(Nature),美國人有《科學》(Science)和《美國科學院院報》(PNAS),中國何時有屬于自己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

  不強反弱 

  《意見》開篇語即表示:我國已成為期刊大國,但缺乏有影響力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離期刊強國還有相當大的差距。

  如果從近些年我國科技論文的發展水平來看,本土科技期刊的“缺乏影響力”“不強”,似乎有些不正常。

  中國科技期刊編輯學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中國科學》雜志社總編輯任勝利向記者出示兩組數據——

  截至2017年年底,全球正在出版的科技期刊約為4.2萬種,這些期刊由全球162個國家或地區出版。美國以出版8744種名列第一,占20.8%;其次為英國,出版5082種,占12.1%,中國位列第三,出版3529種,占8.4%。

  這組數據更多反映期刊的數量,另一組以SCI和Scopus等國際知名期刊數據庫來衡量、基于專家評審和期刊論文被引用頻次等計量指标的數據,則更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期刊的學術影響力。

  數據發現,2017年度我國第一作者SCI論文數為32.39萬篇,占SCI全部論文的21.9%,相比之下,我國SCI收錄科技期刊的百分比,卻隻占SCI期刊總數的約2%。

  “我國科技期刊的這種現狀,與我國科研競争力的狀況、科研論文的發文數量,是明顯不相匹配的。”任勝利說。

  事實上,任勝利統計後發現,近年來,我國科技期刊越來越滞後于科研競争力增強和論文産出的增加:2000年到2017年,中國大陸第一作者的SCI論文,由2.26萬篇上升至32.39萬篇,其中在中國期刊發表的論文,由0.92萬篇上升至2.57萬篇,年均增加970篇;而在海外期刊發表的論文,則由1.34萬篇上升至29.82篇,年均增加16753篇。

  相應地,我國本土期刊對我國SCI論文的貢獻率,也由2000年的40.7%,下降至2017年的7.9%。

  “從這些現象來看,我國建設世界一流科技期刊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具有高度國際影響力的科技期刊數量還是太少,單刊發表論文的數量規模普遍不大。”任勝利說。

  論文“越來越強”,期刊“不強反弱”的背後,還隐藏着這樣一個“公開的秘密”:我國科研人員的重要研究成果,大多願意發表在國外,而重要期刊的全文數據庫,也基本都在國外,于是就形成了學術資源“兩頭在外”的被動局面。

  用中國出版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國家創新與發展戰略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委員邬書林的話說,在中國這個世界上規模最大、成長最快的科研成果發表市場上,形成了一個“期刊水平不高,造成大量高水平論文外流, 論文外流,又造成期刊水平下降”的怪圈。

  評價異化 

  為何會這樣?

  在任勝利看來,問題還是出在了評價體系上——科研評價以SCI為導向,加劇了我國科技期刊在優質稿源競争中的不利地位。

  具體來看,當前,國内不少科研單位甚至某些科研主管部門,在研究評價中過于強調SCI,并将SCI論文數量和影響因子指标化、數量化地置入評價體系或方案中,而這就在很大程度上“強迫性”地将我國的大量優秀科技論文引導到國外發表,使得國内科技期刊尤其是中文科技期刊的高水平稿源日益匮乏,很多科技期刊處于低水平運行狀态,陷入學術影響力低下與優質稿源缺乏互為因果的“惡性循環”。

  相應地,在這種生态環境下,國内一些科技期刊不僅沒有奮起直追,反而“自甘堕落”,淪為“畢業論文”“職稱論文”的發稿工具。

  去年,邬書林在《科學通報》發文時提到類似觀點。他說,我國中文期刊雖然數量很多,但是應該清楚看到,大量學術期刊并沒有把“是否有創新内容”作為選擇标準, 而是主要成為研究生畢業、職稱晉升的工具。

  “偏離發表創新成果——這個科技學術期刊的根本功能是要解決的關鍵問題。”邬書林說。

  在陳發虎看來,是時候制定政策促使國内最優秀的科技成果投到本國期刊上了。

  來自《中國科技期刊發展藍皮書(2018)》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共有科技期刊5052種,但這5000多種科技期刊,卻有3232個主辦單位,4381個出版單位,平均每個出版單位出版1.15個期刊。

  這是本土科技期刊“多而不強”的另一個重要原因。邬書林說,“期刊出版部門條塊分割,力量分散,期刊出版小而散,編輯部就會‘小富即安’。”

  任勝利也有同感。他告訴記者,科技期刊市場化程度不高,主管、主辦、地域等專屬性很強的界限到了需要打破的時候了。

  出路何方 

  打造國際一流數字出版與傳播的平台,似乎成了一個必然的選擇。

  此次印發的《意見》裡,就有多條舉措涉及數字平台的建設,比如,建設科技期刊論文大數據中心、建設數字化知識服務出版平台等。

  任勝利說,國際主要期刊出版集團憑借多年的運行經驗和強大的資本作為後盾,在集群化、平台化運營方面不斷推陳出新,在全球範圍内整合學術資源,做大做強,極力鞏固其競争優勢。而我國隻有少數科技期刊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數字融合出版與傳播,信息服務和傳播手段更是遠遠落後于國外同行,更缺乏在全球範圍内整合學術資源的能力。

  當然,過去這些年,本土科技期刊也有過一些嘗試。任勝利說,我國也有不少科技期刊依托國外數據庫商或者國際學術出版平台,在短時間内提升了期刊出版效率和影響因子,擴大了期刊的國際影響力,這被業界稱作“借船出海”。

  然而,“借船出海”的問題是,國内學者刊發的優秀論文進入了國際出版商數據庫,必須付出高額訂閱費才能獲取。

  陳發虎也認為,我國亟待打造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國際化出版與傳播平台。此外,還要積極推動開放出版,在他看來,這是本土科技期刊一次“彎道超車”的機會,畢竟在這個領域,中國和國際一流期刊處在同一起跑線上。

  如何在國際舞台上發出更為有力的聲音?陳發虎認為,除了鼓勵國内優秀成果投到本國期刊之外,也要推動我國科技期刊辦刊人員的國際化。

  他說,擁有國際化的辦刊人才是科技期刊“走出去”的關鍵,可以聘請更多的外國學者擔任本國期刊的主編或編委,或同時聘請外籍專家擔任主編、形成雙主編辦刊模式,使得能夠獲得更多外國學者編委推薦的優秀國際論文。“這是我國多數科技期刊發展中的‘瓶頸’問題。”任勝利說。

  此次印發的《意見》明确提出“全面提升科技期刊對全球創新思想和一流人才的彙聚能力”,要提高期刊的學術引領力和對高水平作者的吸引力,要采取多種形式加強編輯隊伍建設,創造條件吸納高水平國際編委和經營人才,提升出版傳播的核心競争力。

  在任勝利看來,這些對于我國科技期刊的發展都是極大的“利好”。

  邬書林說,提高我國科技期刊水平,既是中國創新發展的客觀要求,也是對世界文明的貢獻。世界學術出版中心最早是在意大利,後來逐步轉移至法國、荷蘭和英國,現在變成了美國。下一個世界學術出版中心,會不會是中國?

  他說,過去我國科研水平不高, 要期刊界辦高水平期刊是“難為無米之炊”,如今我國科研水平提高了, 再不考慮辦好科技期刊, 參與國際競争, 就會喪失機遇。(記者 邱晨輝)

網友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将出現在評論列表中)匿名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發言最多為2000字符(每個漢字相當于兩個字符)。
圖片速遞
ue
老邊公安系統2018“忠
ue
【本網訊】看望他們,
ue
營口明湖廣場荷花綻放
ue
【本網訊】專業導師來
每日推薦
熱門圖片 更多>>
大制作大IP紛紛遇冷
騎遊阿爾山
新疆:花開花繁花事忙
“有效閱讀 快樂寫作
公益推薦
2.jpg

首屆“雷鋒文化節” 志願服務掀熱潮

近日,我市開展首屆“雷鋒文化節”活動,在全市掀起學雷鋒志願服務熱潮。 [詳細]

營口新聞網首頁 - 新聞 - 觀點 - 社會 - 教育 - 文體 - 生活 - 房産 - 視聽 - 圖片 - 專題 - 博客 - 微博返回首頁